警营风采  
发布时间:2017-09-11  浏览数:
字体:[    ]

 

一个旧水箱

 

8月的一天我当班,吃完午饭刚睡下,手机响了,来电显示是所里值班电话,一阵不详的预感袭来。“喂,110来警,镇政府对面的小刘轿车修理门市被盗”门卫室的接线员转述道,瞬间爆炸:“哪个天杀的贼大中午的偷东西,该死的”、“这修理门市也真是的,大中午的不休息么”……内心瞬间一万条怨念闪过。

“哪个不长眼的蟊贼,落到我手里叫他好看”穿齐装备、坐上副驾驶,我边把记录仪别在肩头边跟车上的同事说,大家也都为被打消的困意愤愤不平,警灯闪烁,警车直奔现场而去。

“你们可来了,快跟我来看看监控,看到人了,是一个点腿子……”老板小刘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小伙子,他也顾不得满手的油污,抓着我就往柜台扯,一路喋喋不休。监控显示确实是一个右腿有点跛(点腿子)的人在早上5点多钟的时候拿走了放在门市门前的一只水箱,居然还能清晰地看到他的脸,我很狐疑:最近遇到的很多盗窃都是“全副武装的行家里手”,基本上都是戴着口罩、帽子、手套,像这样“裸偷”的还挺新鲜,这么不把我们放在眼里,是要搞大事情啊!绝对不能放过他!

“这水箱现在能值多少钱?”我问,“是个旧水箱,但还能用,客户刚拆下来的修的,估计值400块钱吧”小刘说,我有些失望——不够刑事立案标准,可我的失望还没到绝望,小刘的一句话又给了我希望“之前一两个月,门市上还被偷过几次,少了一些废轴承”。妥了!——我内心窃喜:多次盗窃么这是!虽说拿不定准心,但起码可以往上面靠靠,刑事案件八九不离十了,这“大案”就看我破吧,这头功我先记下了!

截图、拍照、上传,仅用了三步就把这蟊贼扩散到辖区联防人员微信群里去了,我剩下来要做的事就是——等。从监控上看:此人右腿跛,走路很慢,手里拉着一个两轮行李架,特征十分明显,估计就是附近的贼,跑不了辖区范围,而我们联防人员微信群内又都是本辖区的“老杆子”,深谙辖区民风民情。细细分析,这厮是跑不了佛爷的五指山了,我暗自得意。果不其然,不到5分钟,群内反馈来消息“看着很像我们村的‘张瘸子’啊,可没听说他有这手艺啊”,我内心冷“哼”一声,见财起意的事情多了去了,哪能件件都听说?一个没有谋生能力的残疾人,偷点东西回家变卖,没有比这再合适的推测了。

通往蟊贼所在村子的水泥路上,警车快跑过80迈了,但我仍然觉得很慢,一路上大家屏住呼吸,就等着待会下车,人赃并获了,车后带起了飞扬的尘土,尘土后是很多村民打量的目光。

“砰砰砰”不等里面的人开门,我们就破门而入,满院子的废书报纸、破铜烂铁先映入眼帘。没有人说话,我知道大家沉默的含义,我也有同样的疑虑——会不会搞错了?这时,成堆的破烂后站起来一个精瘦的人,我一眼就认出是那个蟊贼,“派出所的,你过来一下,找你有点事”我叫他过来,其实也是想看他走路的样子,以便进一步确认一下。他显然对我们的到来毫无防备,边茫然地问“什么事”边木讷地向我走过来,果然是右腿走路一跛一跛的,我望向同车来的小刘,他正从满堆的垃圾里巡视一圈回来,看着我说“没有”,这让我有一丝失落,“再仔细找找”我回复说,这时蟊贼“张瘸子”已蹒跚地走到我们面前,门外已有快步的村民围观上来,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讨论着。

“你做的好事,还记得不?”我显然不需要对一个贼客气,“警官,我…到底犯了…什么事”从他跟我说的第二句话可以听出他说话也不利索,“找到了,警官,这些废轴承是我门市上的,不过没有那只旧水箱”,“好”我差点要拍手叫好,“请你跟我们走一趟”,就在这时一个老太太拄着拐杖从侧屋出来呢喃着不知说些什么,“妈,你回去,没什么事”“张瘸子”安慰道。“废话少说,跟我们走吧”我又呵斥道。“那么多该抓的人不抓,跟一个残疾人叫什么劲”……管不了门外的村民的嘈杂起哄,我们带着“嫌疑人”和“赃物”往回走。

“东西到底是不是你偷的?那个旧水箱哪儿去了?”我反复问着惊魂未定的“张瘸子”,半晌以后他想起来了“警官,真的不是偷的,我就是当破烂捡回来的,哦,对了,是被邻镇收废品的老王收去了”,“老王的号码有没有?”……我严格讯问,不放过任何蛛丝马迹。

拨通老王的电话,我让他下午把旧水箱送过来,可不一会儿功夫,一个自称老王的人就打我电话,说旧水箱拿来了,我到门口一看:38°的高温里,一个老头满头是汗的急切等待着。看到我出来,没等我说话,他就开了腔“警官,你找的是这个旧水箱吧,我跟您说,实在是冤枉了老张啊,他……”。

老王的一番叙述,着实给我泼了一头冷水:张瘸子每天都会早起沿着街道捡破烂,一是为了锻炼跛掉的腿脚,二是起得早不影响他人也方便自己,三是捡点破烂能维系家用。有几家商户知道他这种情况,店里还会专门留一些纸板、饮料瓶之类的破烂等他来拿。我看到的那个是他八十来岁的老母亲,身体不好全靠他照料。老王临走时还特别强调“老张他家里虽然比较穷,但从不干违法的事,警官你可别冤枉了他啊,我说的都是实话,你可以去街坊邻居打听打听”。稍后,几家沿街店铺的走访也证实了老王的说法……

我怀着歉意送“张瘸子”回到他村前的路口,目送他向家中走去,背影一起一伏,心中愈发不是滋味,面对功利,谁才是“贼”呢?

 

(宿迁市局)

 

Copyright@2017 Allright Reserved  江苏省公安厅  版权所有  苏ICP备05075382号-1 主办单位:江苏省公安厅    技术支持:南京世纪桥软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