警营风采  
发布时间:2017-10-11  浏览数:
字体:[    ]

 

“异乡人”老凃

 

“想家吗?”

“说不想,其实怎么能不想,家里还有许多亲人......”

这句话说完,老凃陷入了沉默,眼睛也没了神采。

我也不敢再多说,悄悄退出了办公室,把这片小天地留给了老凃。

每逢节假日,警察总是显得特别繁忙,不是安保,就是维稳,而且“补休”一词之于警察难免显得缥缈了些。老凃就是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,已经三年没有回家,江苏——湖北,五百多公里,隔了一个安徽省,就目前的交通方式来说,这点距离不是千山万水,但却阻隔了老凃对家乡的思念。

老凃2003年参加宿迁公安工作,随后结婚生子,彻底扎根在宿迁这片土地,一晃眼已经14年有余。

生活中的老凃人很安静,身上透着一股书生的儒雅之气,说话做事显得分外沉稳,因此老凃总是很受身边人的信任,朋友遇见难题,总是第一时间想到老凃。工作中老凃也是一样的气质,只不过多了几分谨慎与从容——谨慎源于他的责任心,从容源于他自身知识的积累。

老凃起先是在车管所上班,用老凃自己的话说,那时候年轻,什么都想插一手,搞到最后成了“老油条”,干啥啥会,干啥啥不行。这是他自己说的话,他那时候的同事可不是这么评价老凃。

“哈哈,老凃耽误多少人进步啊,把别人的工作都给干了。”

这是老凃原先在车管所的老领导说的话,我想,这也是对老凃在车管所那段时间工作的最好的总结。

接着,老凃被借调到了执法监督部门,老凃又说,术业有专攻,这个我干不来。可实际上,他在执法监督部门接过了交通信用管理工作,不声不响的把交通信用管理工作从无到有,一点一点的建立起来,这当中没和领导说过苦,没跟领导提过困难。我是想不出他是怎么做到的,不夸张的说,这项工作之于老凃,就是平地起高楼,可老凃就是把高楼盖了起来,而且,足够结实,足够好看,为宿迁的文明城市创建工作完善了一块平图,打下了一份特有的扎实基础。

顺带一提的是,老凃在这期间,“顺带”着也把司法考试通过了,用他自己的话说:搞执法嘛,总要术业有专攻。

这样的老凃,给人的感觉总是那么的无所不能,仿佛面对什么事情都是那么的从容不迫、淡定自如。谁曾想到,简简单单的一次聊天,就能轻易触碰到他内心的柔弱。或许说,每一个看似坚强的外表下,都有一颗不被外人所触摸的柔弱的心。而故乡,就是身在客乡的老凃的那颗柔弱的心。

山一程,

水一程,

身向榆关那畔行,

夜深千账灯。

风一更,

雪一更,

鼓噪乡心梦不成,

故园无此声。

明珠之子纳兰性德以皇帝贴身侍卫身份出征尚且怀念家乡,做出此词,何况我们这些“凡夫俗子”?老凃为谋生计背井离乡,一去十四年有余,这期间间或回乡几次,但是对于家乡来说,短暂的相逢与长久的别离,总是充满了伤感。老凃心里可能会有“留下无法生活,离开无法释怀”的情绪,或者也可能有他自己的想法。而这些小情绪,总是不能对他人言的,只有深夜梦回之时自己细细的体会。

而今的老凃,离家十四载有余,从警十四载有余,今年的国庆,因为面临十九大的安保,老凃又不能回家。我不知道老凃在电话里是怎么和家乡的亲人报着平安,诉着衷肠,但是我知道,老凃是想家的,只是想家之外,老凃还有一份来自职业的责任。是的,警察也是一份职业,和别的职业没有太多的区别,是我们赖以谋生的职业,如果非要说区别,可能,警察这份职业需要我们有更多的奉献,毕竟,劳动法都明确说了,警察不在保护、调整范围之内。可是既然选择了这份职业,宣读了入警誓词,就要对得起警察这两个字,把国置于家之前,将群众置于个人之前。

今年不知道老凃还有没有机会回家,我也不敢问老凃有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。我只看到2017年9月28日下午18时32分的老凃,还在埋着头批改下午刚结束的法律知识考试试卷。

这就是老凃,是来自湖北扎根江苏的老凃,也是无数个扎根江苏的异地警察的缩影,在国庆来临之际,在无数个警察放弃休息备战十九大安保的此刻,谨以此文,送给如同老凃一样奋战在岗位的警察。

 

(宿迁市局)

Copyright@2017 Allright Reserved  江苏省公安厅  版权所有  苏ICP备05075382号-1 主办单位:江苏省公安厅    技术支持:南京世纪桥软件